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

时间:2019-08-12  点击次数:   

  自然资源产品废弃物,这样一个传统经济的单向直线过程,而在今天的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已经不是单纯的理论上的摒弃。

  废弃物产品、自然资源清洁能源、工业矿区旅游胜地,这种逆向发展思维和理念更是将“经济发展与环境污染唇齿相依”的说法“撕得片甲不留”。

  臂揽八百里瀚海戈壁,海西凭借其独有的自然资源优势,奠定了在全省经济社会发展中举足轻重的地位。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在摒弃“吃资源饭”的传统发展模式后,依靠着资源高效利用、循环利用的全新发展理念,这块素有“资源大州”“工业大州”之称的土地,激发出前所未有的发展潜力,在循环经济发展的大潮中同风而起,扶摇直上。(马振东)

  “每年我们从废液里淘出的产值能达5000多万元,不但畅销国内市场,去年精制环保融雪剂氯化镁产品搭乘欧洲班列还成功闯进俄罗斯市场。”

  说这话的是德令哈青海金锋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邓良明。若干年前,在多数人紧盯资源大开发的时候,邓良明却把双眼盯在了省发投、昆仑碱业两家纯碱生产排出的、在别人眼里的一堆工业垃圾上。

  “通过我们的再加工,这些废液里的水变成蒸汽蒸发,析出的盐作为原料又回纯碱厂再次循环利用,氯化钙、氯化镁产品则走向国内国外两市场,原本令上游企业头疼的纯碱废液就这样实现了循环利用。”邓良明说如今他的企业每年都能“吃掉”160万吨工业废料。

  通过资源循环利用,金峰实业有限公司不但在工业废液里淘出了“金子”,还为上游企业解决了让人头疼的废料处理“老大难”问题。

  有了成功的范例,一个个靠消化尾矿、废液等废弃物的企业在海西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了隐身在传统废料中的潜在经济效益。

  在茫崖,50多年堆积形成的6亿吨石棉尾矿,一直是茫崖发展史上揭不去的伤疤。如今,通过政企联手实施石棉尾矿综合利用,把原本废弃原料变成了铁精粉、镁盐硅系列产品。

  身处大柴旦行委锡铁山镇的青海创新矿业有限公司,在循环利用中把尾矿、废液,“摇身”变为氯化铵、硫酸、磷酸、合成氨等系列产品。

  道法自然。这是循环DNA的秘籍资源有限,循环无限。自党的十八大以来,针对区内资源和环保特点,海西州倾力于清除尾矿、废弃卤水废液等生态环保陈留“旧账”,在保证不产生环保“新债”的同时,着眼于对资源的“吃干榨尽”,一条资源循环利用的发展脉络正逐渐清晰起来

  “穿越旷野的风你慢些走”简单的一句歌词,唱出的是柴达木人渴求“乘风而起”的希望与愿景。

  穿行在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的25.6万平方公里土地上,不时可见到高耸的风力发电设施,以及绵延在大漠戈壁上的蔚蓝色光伏发电设备。

  2018年10月10日,中广核德令哈50MW槽式光热示范项目宣布正式投运。这是我国首批20个光热示范项目中第一个开工建设、第一个并网投运的项目。

  2018年12月30日,青海中控太阳能德令哈50MW塔式熔盐储能光热电站一次并网成功,该项目的成功并网发电是对我国自主开发的塔式光热发电技术的验证,为我国规模化发展光热发电基地提供重要的技术支撑。

  在新能源产业的发展大潮中,海西实现了全国首家商业化运转的第一座塔式和槽式太阳能电站,成为国内太阳能热项目建设的“新高地”,两座超级光热发电工程充分展示了德令哈光热之都的风采。

  截至2018年底,海西累计实施新能源发电项目279个,总装机容量达到1004万千瓦,建成发电项目222个,完成投资875亿元,并网装机容量达到734万千瓦,初步实现了千万千瓦级新能源产业集群架构。

  “德令哈的光热产业具有独特优势,而且已经形成良好的发展基础。立足于新能源多技术路线并存、全产业链发展,发挥光照和土地等资源优势,在十三五期间力争建成2吉瓦光热装机容量。”海西州德令哈市委书记孙立明说,以太阳能光热发电产业带动技术研发和装备制造等相关产业链,“十三五”乃至更长一段时期,德令哈将着力打造全国乃至世界的“新能源应用示范城市”,使“世界光热之都”成为德令哈乃至柴达木盆地新名片。

  光热示范电站拔地而起,并网运行;全国光热技术研发中心成功落户,格尔木、德令哈两市入围国家光伏产业领跑者基地海西正朝着打造千亿元新能源产业,建立国家级清洁能源基地的道路上昂首阔步。

  源于蒙古语的“柴达木”本意就是“盐的世界”,除了优越的“风光”资源,星罗棋布33个大小不等的盐湖,让这片土地拥有多达4000亿吨的原盐储量。

  身处柴达木盆地东部边缘的乌兰县,正是凭借这一丰富资源,因盐而生、因盐而盛。

  据史料记载,早在2000多年前的西汉时期,茶卡盐湖的盐已在西北、中原地区享有盛誉,茶卡盐湖是中国最早开发的盐湖之一。

  “白云千载空悠悠”,乌兰县拥着茶卡这个在藏语里意为“盐池”的“金盆银碗”,却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未因盐成势。

  新理念“逼”出了新路径。在循环经济的“手臂”伸进茶卡盐湖后,宝贵的资源在循环往复利用中被“吃干榨净”。

  通过联合盐业龙头企业,乌兰盐产业由此在传统的粗放式生产经营中脱蛹化蝶,在一批批上马的精细化生产加工线上迅跑起来。

  “低钠盐”、“藏青盐”、“海藻碘盐”等多个品种,让茶卡盐湖从单一的原盐生产串起了盐化工循环经济产业链,使每一粒盐的“身价”弥足珍贵,也为开展循环经济搭起了长长的“盐梯”。固然,循环经济的上下游产业的“吃干榨净”勾画出了资源循环的奇幻之旅,而孕育于新理念的产业大循环、大蜕变,更是天马行空,在海西的这个“大棋盘”上,显现大刀阔斧。

  一直以来,茶卡盐湖都因人们重视其产盐的功用而忽略了其变幻万象的景观,白天若行走于云端,夜晚如漂浮于星际的美轮美奂,都被忙碌的采盐人抛诸于脑后。

  在将盐湖“盐值”发挥到极致后,站立在“盐池”之畔的乌兰人,也开始重新审视和打量这块盐和泥土相拥相抱的土地的“颜值”。

  2015年10月,西部矿业集团有限公司全面启动茶卡盐湖景区项目建设;2018年,茶卡盐湖景区荣获“中国最具影响力景区”,接待游客330万人次。

  一边是采矿区引擎轰鸣,一边是观光区游人如织。绿色循环不仅摘掉了茶卡掩面千年的“盖头”,也让乌兰县域经济在产业大循环中引来“莺飞蝶舞”

  循环发展,让辽阔海西拥有了更加广阔的可持续发展空间,在这片承载了无限可能性的沃土上,一个崭新的“开放柴达木”正向我们走来。

  追寻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循环经济发展的脉络,并非一蹴而就。拨动历史的卷轴,我们又回到了柴达木开发起初的那个年代。那时辽阔的柴达木盆地上,一批又一批的柴达木人追赶时代发展的脚步声铿锵有力,在荒芜的戈壁架起一座座桥梁、修筑一条条道路,工厂林立,街道纵横,自此煤炭化工、石油气、盐湖化工等产业顺势而起,揭开了海西工业蓬勃发展的序幕。

  党的十八大以来,立足于调结构、转动能、贯彻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海西州在取道赶超中一方面推进传统四大支柱经济产业转型发展,另一方面探索适合海西经济发展的绿色循环发展新路径。

  顺势而为,弯道赶超。正是在循环经济发展的引领下,海西州在短短几年间便实现了转型升级,从走传统路,“吃资源饭”,到打通周身循环的“脉络”,迈向国家循环经济产业示范园区。依托建成的全国最大的区域性循环经济试点园区柴达木循环经济园区,将循环经济这一更加绿色、更加科学、环境更加友好的发展模式作为海西地方经济发展的主要路径,构建了资源综合利用效率更高的循环经济产业体系,谋划了镁锂钾、新能源、新材料、原油储备及油气加工、特色生物等“五个千”产业集群,倾力打造全国循环经济示范区和新型工业化基地。

  凭借发展循环经济的优势,海西顺势而为,把握新兴业态、新能源产业带来的发展机遇,围绕柴达木循环经济七大主导产业,提升改造传统产业,培育新兴产业,加快动能转换,金属镁等一批循环经济示范项目建成,以盐湖化工产业为核心,油气化工、煤化工、金属冶金、新材料、新能源、特色生物互为融合发展的主导产业体系下,海西州不断增强企业间的联动能力,加快上下游产业及循环产业链条不断延伸。

  启动盐湖集团、州投资发展公司综合改革,实施庆华乌兰煤化公司、昆仑碱业、发投碱业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工作,积极推进莫河畜牧场、诺木洪农场、格尔木农场和德令哈农场改革,推动国有资本、集体资本、非公有资产等交叉持股在循环经济的脉络遍布海西各个产业园区、企业当中时,凝聚了澎湃的内生动力,各大企业纷纷加入到循环绿色发展的队列中来,携手并进,助推海西经济向高质量发展前行。(苏烽)

  三十年来,祝桂福通过手里的相机,记录着这座戈壁新城的变迁。他说:“照片是历史最好的记忆。”

  祝桂福是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格尔木报的一名摄影记者,也是格尔木市的历史见证者。

  上世纪八十年代是格尔木市城市规划建设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在老祝的相册里,几张不同年代的新旧照片,记录了市政建设从一开始的土坯房、窑洞、砖房,再到2000年后格尔木市开始城市规划建设,一座座整洁明亮的楼房才拔地而起。“我小时候,市区里都是平房,我们一家人住在两间土屋里,伙房都在屋外。”老祝回忆。

  曾几何时,格尔木市区水塔林立,上世纪八十年代,一个单位、一个居民区都会有一个水塔,在老祝的一张照片里,二三十间平房紧密地围绕在一个高耸的水塔旁边。在当时,在城里还未有一座建筑物能高过水塔的高度,通过水塔的个数大致就能了解到格尔木市的居住情况。到2000年后,拆掉一座水塔就代表一个片区要盖新楼了,现在虽然格尔木市区还仅存着少量的水塔,但是大部分已经拆除了。

  如今,走在格尔木市区的街头,一条条平整宽阔的马路,把格尔木市的每个角落都连接在了一起。同样,作为古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格尔木市是青藏高原的“旱码头”“交通枢纽”,是这座城市闪亮的标志。老祝的照片里少不了这方面的内容,他说:“在长江源头,青藏铁路穿过了那里,我当时看到那个景象,至今记忆深刻,一列火车呼哧而过时,我的双手颤抖着拍下了那个画面,这是我最自豪的一张照片,你看这里还有好多我拍的青藏公路的照片,是这些公路把格尔木与外面的世界紧紧地连接在了一起,树立了格尔木市的形象。”透过这张照片,承载的不仅是连接了西北交通要道,更是这座新兴工业城市迅速崛起的“身影”。如今,伴随着“一带一路”的实施,格尔木市更是成了青海向西开放不可或缺的桥头堡。

  在老祝的相片里,“绿色”和“白色”是最常见的颜色。“格尔木人深刻记忆中,曾经一刮风市区就弥漫着沙尘,只要出门就会落一身的沙土,而现在你看城里的树木花草都随处可见了。”随着一张张年代逼近的照片,就连老祝都为这座城市的变化感到赞叹。经过多年的建设和发展,格尔木市城市建城区达到了40平方公里以上,绿化覆盖率超过了20%,防沙治沙的工程建设已见成效。城内绿树成荫,高楼林立,广场、游园随处可见,整座新城步步见景、处处透绿,勾勒出了一幅“半城绿树半城楼”的现代化都市风景。

  经过近七十年的风雨历程,格尔木市像一颗璀璨的新星,在浩瀚的戈壁沙滩上冉冉升起。(王菲菲)

  位于柴达木盆地中的茶卡盐湖,从原本单一的原盐开采到如今成为青海著名旅游胜地,离不开绿色循环的新理念。(马振东 摄)神奇网